疯狂“炒房产业链”牺牲品,深圳“7蟹姐姐”亏68万历时8个月终脱手“坑房”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9日
       深圳报道 近日, 韦静在深圳的房子(微博上被称为“7蟹姐姐”)在阿里发拍卖平台以660万元的总价成功售出。 亏损68万元, 这还不包括中间支付的资金成本。 正是深圳楼市的狂潮催生了“炒房”、“众筹”等“炒房产业链”, 而“七姐妹”不仅没有盈利, 反而被资本 链条断了。 成为“炒房产业链”的牺牲品。 火爆的“坑房”以68万元成交。 12月初, “深圳市南山区前海时代广场前海时代广场1707栋1号楼”项目在阿里发成功拍卖。 至此, 来自江苏的魏静(微博)点名“螃蟹七姐”)深圳投资购房的资金链断裂, 房产被罗湖区政府查封的事件告一段落。
        今年4月, 魏京在微博V“深房里”的“引导”下, 通过“假结婚”和多层次贷款的方式获得了在深圳买房、买房的名额, 却没有足够的名额买房。 房子和足够的首付资金。 凭借首付, 以728万元成功在深圳市南山区购买了一套建筑面积49.36平方米、使用寿命70年的商品住宅。 但因深圳企业贷款收紧, 魏京无力支付高额垫款产生的利息, 资金链断裂, 财产被深圳罗湖法院查封。 据悉, 该住宅标的在拍卖前接待了17392人围观, 340人为拍卖标的设置了提醒。 最后一个人报名成功, 以660万元的起拍价成功售出, 与魏京8个月前的收购价持平。 728万元的差额为68万元。 魏京事件只是深圳众多炒房者之一。 今年疫情过后, 深圳楼市火热, 深圳“新热”尽人皆知。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 今年以来, 深圳二手房价格环比为正, 同比涨幅超过8%。
        6月以来, 深圳二手房价格每月同比涨幅均超过14%。 今年7月, 深圳市印发了《关于进一步促进我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通知》。 文件在购房限额、差别化住房信贷、二手房交易税等方面提高了购房门槛。 同时, 文件还强调, 房地产开发企业应优先满足无家可归者的住房需求。 “715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购房需求, 但部分一、二手房价严重的网红房仍有大量购房者。 随着新年的临近, 随着大量网红入市, 深圳新房市场出现了“炒房”、“众筹”的现象。 房地产销售也是“新项目众筹”, “我连续尝试了3次新项目, 一次都没成功。” 一位房地产推销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他的很多领导和同事也在“为新项目众筹”。 . 一般情况下, “代炒房”是指在深圳不具备购房资格的人有购房资格的人合作, 前者出钱买房, 后者将自己的“购房资格”卖给前者。
        “众筹打新”是指多人合伙买房, 等房子升值涨价后再卖, 然后共同分享收益。
        但是, “炒房”的代持协议不被法律承认, 操作过程中存在较大风险。 “代理协议是违法的, 房管局不承认代理协议, 如果要转让房产, 只能通过继承或者买卖的方式进行, 而且买卖还有交易税费。 " 某大型地产公司品牌总经理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近日开盘的万科真山海嘉园曾代表业主向购房者发出风险提示。 代主持有的房屋被法院认定无效, 如将房屋出售、赠与、私下出租, 或者代主持有的房屋用于偿还债务, 持有人的利益将不予保证;另外, 持有人发生债务纠纷的, 代为持有的财产可以由法院查封拍卖;房屋持有人离婚或者死亡的, 可以分割继承所持有的房屋。 房贷问题, 中介不履行还款义务, 会留下不良信用记录;如果中介后续在深圳买房, 首付比例的提高, 意味着购房成本将 也减少。 提升。 此前, 深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张学凡在接受深圳卫视采访时表示, 政府主管部门对媒体报道的“炒房”高度重视, 目前正在调查和处理中。 处理。 针对目前深圳一、二手房价格倒挂的情况, 政府部门正在研究综合调控政策, 坚决打击市场投机行为。 “一二手房价格倒挂”是驱使人们炒房的核心问题。 有网友表示, 既然如此, 何不放开对二手房交易期限和一手房价格的限制。 两者的价格由市场决定。 差距逐渐缩小,

不会有“玩新”这种事。 对此, 美联地产国家研究中心主任何倩茹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一手限价和二手限价的放开当然可以消除差价,

但房价 可能会同时上涨, 到时候可能会有更多的人买不到。 住房, 因此政府预计不会急于放松。 “我还是建议尽快增加商品房供应。” 何倩茹说道。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主任闫跃进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代购房者炒房”是购房者利用现有政策、钻漏洞的一种方式, 即 , 在符合购房资格的条件下进行炒作, 所以必须控制一些有明显炒房动机的购房者, 对一些热点楼盘进行审核, 甚至后续的房屋转让 限制, 延长转让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