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涛:自觉的生命史观——孔子历史哲学思想探析【新诸子论坛第13期】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6日
       许文韬:有意识的人生观——孔子的历史哲学思想探析【新竹子论坛第13期】 摘要 孔子通过总结和反思, 把握了过去文化的核心精神, 并把它清晰地、自觉地表现出来。 “仁”精神打开了内心的生活世界, 树立了个体独立的人格。相应地, 外部的人类世界也形成了。从历史评价的角度来看, 孔子超越了以礼为基础的历史评价, 将其转变为以仁为基础的历史评价。从历史意义和价值来看, 仁作为个体的自觉精神, 表现在成为自己和成为事物的两个方面, 使生命自觉融入宗族的延续, 融入传承。人类世界, 历史变得有意识。生命的延伸, 成就自觉的生命史观。孔子从历史规律和模式的角度, 总结了过去人类世界的规律, 认识到人类世界因革命而得失, 对当今和未来的发展趋势做出了预测和价值规范。人类世界。关键词:孔子, 历史, 哲学, 仁慈, 自觉的人生观, 历史, 中国文化, 积淀于夏、商、周, 直到孔子的时代, 它已经到了反思的时代。孔子领悟了历代先贤之心,

对过去的礼仪文化进行了反思和分析, 使中华民族从无知开始就创造了生命[生命是中华文化的核心观念之一。生命首先是“摆在你面前的个体生命, 生命被视为生命本身”。 (牟宗三:中西哲学十四讲,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7年, 第11.) 本文所用的“生命”一词, 正如它所说, 也首先指的是个人的生命。一个人的生活可以分为两部分, 一是自然生活, 二是文化生活, 两者缺一不可。个体的生命凝聚在一起, 形成群体生活、氏族生活、民族生活, 甚至人类生活。真机自觉显露, 让原本潜伏在氏族和系统中的个体, 自觉掌握生命真机, 从而打开内心的生命世界, 树立个体独立的人格。相应地, 外部的人类世界也形成了。
       个体生命有意识地融入到人类世界生命的延伸之中。过去融化个体生命的氏族, 以及在他们面前匍匐的诸神,

都被包含在了今生的真机之中, 被赋予了新的价值和意义, 历史也变得有意识。生活绵延。 1. 仁:生命的意识 通过总结和反思, 孔子抓住了前世文化精神的核心, 加以强化, 并有意识地表现出来。这就是“仁”的精神。 “仁”是儒家思想的核心。在《论语》中, 通过在不同场合的讨论, 各个层面都揭示了仁的内涵。任正非是对周力的反思。周礼是建立在宗族社会的基础上的。宗族社会存在的前提是强调宗族, 个人生活融入宗族生活的延伸。孔子时代, 个人生活逐渐脱离宗族, 人们的行为越来越受个人欲望、情感和理性的支配。周礼虽然仍然是社会的主流行为规范, 但仍处于形式化的被工具化的状态已经转变为一种单纯的“仪式”形式。 《左传》记载, 赵公五年, 鲁赵公到晋, 从郊外行贿, 不失礼节。
       戚女叔却道:“是礼, 不能称礼。礼是守国, 行政不失民的道理。今日政令, 不能在家中取;陷同盟。”大国陵墓虐小国, 利民难, 不知其性。礼之根在于此, 但急行不礼之礼。说善礼, 是不是很远吗?” (《左传·昭公五年》) 细数赵公的失败和道德, 他认为赵公擅长。只是一些形式化的仪式, 远没有把握仪式的内涵。仪式不再植根于生活, 而是成为生活之外的规则, 成为可以使用的工具, 失去了仪式的神圣性和仪式的内涵。相反, “仁”建立了个人的有意识的心理状态。仁者意识到个体的存在, 挺身而出个体的道德人格, 把握人生的真正机遇, 将人的行为动机从外在的礼节转变为内在的自觉。 “仁远吗?我要仁, 仁是最好的。” (《论语·舒尔》)“仁者可不仁而为人?” (《论语·颜渊》)强调个人的主动性, “人能升道,

道不能升人”。 (《论语·魏令公》)由此“开辟了内心世界”, “所谓内心世界, 就是人在生活中开辟的世界。生活的内心世界不能当客。按照国际标准进行测量和限制。 ”【徐复观:《中国人类史》, 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5年, 第44页。】在这个内心世界中, 仁作为一种有意识的心理状态, 纯粹而无止境地调动自己, 走向成就. 表现自己两个方向:自我和完成的事情。做自己, 必须做到“忠诚”、“恭敬地修身”(《论语先文》)、“言之有理” (《论语·颜渊》)》), 要“刚毅而沉闷”(《论语·子路》);做事, 所以凡事都要做到“宽恕”, “爱人”(《论语·颜渊》), “修身安抚百姓”(《论语先文》) .生命的内心世界扩大, 创造了一个仁慈的世界。被形式化和工具化的周礼成为这个世界的规则和秩序, 从而获得了新的意义。它成为与内在生活世界相对应的外在人文世界。正如牟宗三先生所说:“反省赋予真正的周文以意义, 是一个漫长过程的画龙点睛。一旦破碎, 身体就是龙。真正的周文和前人的用心和积累。
       圣王, 孔子破则为道。”[牟宗三:《历史哲学》, 台北, 学生书店, 1984年, p. 95.]在成为自己和成为事物的过程中, 仁从三个层面表现出来。首先, 仁是一种个人修养,

它指向内心的生活世界。最得意的弟子颜渊问仁, 孔子说“克己复礼就是仁”(《论语颜渊》), 认为不如像颜回那样修行。对高层人士而言, “仁”是自觉、自觉地遵守礼节, 体现在行为上是“不看不妥, 不听不妥, 不说不妥, 不违礼”。 《论语·颜渊》)。其次, 仁爱要体现在社会活动中, 指向外在的人类世界。一个真正仁慈的人远不止一个有意识的观察者。他们都具有强烈的社会历史使命感, 以实现全社会和谐美好秩序为己任。
       春秋时期和谐美好的秩序, 也叫周礼。 “郁闷憋屈, 我跟着周。” (《论语·八一》) 仁者要实现自己的理想进入社会, 立功立业, 把内修推到外在的社会实践,

修身养性。和平于民与百姓, 最终达到“厚积薄发”的境界(《论语·雍也》)。孔子对此评论道:“仁者为物, 必为圣!尧舜还病!” (《论语·永业》)如果能完全实现从个人修养到社会活动的转变, 仁者相当于尧舜圣王。当然, 这只是一种理想。在现实中, 仁爱从个人到社会, 必须受到各种现实条件的制约。第三, 仁使人成为人, 是中华民族文化核心精神的体现, 是生命的真正机器。与周礼相比, 仁有更根本的意义,

超越礼节, 将个人与社会融合, 进而将社会与历史、人与天融合。故曰:“人不仁, 何以行?人不仁, 何以乐?” (《论语·八一》) 利有利, 有损, 但仁是人类社会只要存在就必须遵守的基本要求。
       因此, ”“仁”贯穿中华民族精神, 成为中国人安居乐业的地方。这三个层次的仁是递进的、综合的, 使仁不仅立足于现实, 而且成为超越现实的终极境界。在把自己变成一个东西的过程中, 了解内心世界和人文世界的秩序是孔子特别强调的, 也就是对“知识”的理解。孔子说:“仁者仁, 智者仁。”(《论语·立人》)知者能知天地人间的运行秩序, 知人在天地之间的地位。和地, 懂得人的本性, 才能“益仁”;至于仁者, 他的本性已经被深深的渗透了。生活融为一体, 一举一动, 一言一行, 一念一念, 自然流露本性, 才能“心平气和”。又曰:“五十知天命, 六十听从, 七十随心所欲, 无时无刻。”(《论语·维正》)“知命” "意思是了解天地的基本原理、人性, 但尚未与自己的生活完全融合;达到“安仁”境界。孔子通过对周礼的反思, 创造了一个仁爱的世界, 建立了一个有意识的生活。然而, 反射是连续的。孔子继承和发扬了前世的文化传统, 特别是周代的古老宗法制度。对孔子来说, 当前外在的人间世界是周文的世界, 礼是连贯的秩序。 ”(《论语·八一》